Logo Study in Venice

威尼斯音乐学院

凤凰歌剧院演奏会

发表于 22/10/2019

演奏会
钢琴家Letizia Michielon。
凤凰歌剧院,Apollinee厅(威尼斯)。
2019年11月13日,星期三,晚上8:00
减少入场学生的数量
了解更多信息

音乐

FRÉDÉRIC CHOPIN
Deux Nocturnes op. 27
Quattro Mazurche op. 24
Valzer op. 64 n. 2

LETIZIA MICHIELON
L’infinito sorriso delle onde (2012)
omaggio a Luigi Nono

PIERRE BOULEZ
Sigle
Douze Notations

LUDWIG VAN BEETHOVEN
Grande Sonata Pathétique n. 8
in do minore op. 13

«Chopin propone, suppone, insinua, seduce, persuade; quasi mai afferma», osserva Gide, e «noi ascoltiamo tanto meglio il suo pensiero, quanto più esso si fa reticente».

具有二十世纪特征的虚无主义的悲惨脉络,与脾气和生存焦虑相关,与对灵魂最黑暗区域的吸引力交织在一起,被吸引在有意识和无意识之间的边界中。 以神圣的角度去聆听,是独特的财富。
凭借“记忆”的宝贵价值,保留了其中的意义,它是抵御虚无的力量。多亏了想象力,将永远追求和梦想的幸福希望投射到了乌托邦的视野中,矛盾的情绪在热情如火的气氛中脉动,Notturni op. 27, Mazurche op. 24是流行的节奏并被诗歌化为 Valzer op. 64 n.2.

理想是与肖邦的诗歌联系在一起的,海浪的微笑,其标题取自Aeschylus的Prometheus Bound诗句,Massimo Cacciari和Luigi Nono在准备Prometheus的过程中一直在研究该文本。 在同一个月中,令人回味的钢琴作品出现,平静的波浪声,是乐曲对此致以敬意。

在哀悼和希望之间,皮埃尔·布勒兹(Pierre Boulez)提出的“杜兹(Douze)。这位法国作曲家在奥利维尔·梅西亚恩(Olivier Messiaen)的指导下完成此曲,于1945年完成,才年仅20岁。 肖邦式的音调细化,根据debussyan而得以重现,与Schönberg的系列语言进行对话,可以自由地重新解释。

Schönberg的表现主义在维也纳学派的古典主义中找到了基础,其中包括贝多芬C小调的 Grande Sonate Pathétique in do minore op. 13,由1798年至99年之间完成,代表了理想而严格的结合。作者在奏鸣曲中想要的模式,是指席勒对崇高的《 Kantian das Erhabene》的解读,并揭示了作曲家热情参与了Aufklärung。席勒指出:“面对命运的命运,是公开面对的,因为不是拯救我们周围的危险,而是了解它们是我们的救赎”。审美和伦理是用一种可塑的音乐语言融合在一起的,这是一种镜子,它自由建立在悲痛的根源上,从而滋养自己,因为“我们无法获得这种高度的自由感,而不是痛苦”。